书法有品不尽的美感

书法爱 2020年12月15日
评论
105 4245字阅读14分9秒
摘要

书法是美的化身。它源于美,长于美,全身处处皆有美。说书法耐看、有风韵,就是美感的表现。 书法美的来源,有主观与客观两种,客观存在与感情抒发。文字本身是吸取了自然万事万物之大美而创造的是远取诸物,近取诸身之结晶。其书理在很大程度上受中国儒、释、道哲

  

  书法是美的化身。它源于美,长于美,全身处处皆有美。说书法耐看、有风韵,就是美感的表现。

  书法美的来源,有主观与客观两种,客观存在与感情抒发。文字本身是吸取了自然万事万物之大美而创造的是“远取诸物,近取诸身”之结晶。其书理在很大程度上受中国儒、释、道哲理思想的长期影响,其审美标准也就一脉相承了。如蔡邕《九势》中说:“夫书肇于自然。自然既立,阴阳生焉;阴阳既生,形势出矣”,这种自然就是书法美的本源,阴阳二气就构成了书法美的基础,对立统一规律也就成了书法审美的原理。而主观的思想感情的融入就成了感染人的动能。故说美学就是艺术哲学,是思想感情的流泻。没有物态的情思,书法作品就没有审美的价值。

  二、书法的形成要素,有音、形、意三种。鲁迅说“音美以感耳”,书是无声的音乐,是恰如其份的。它通过快慢、强弱、急缓、断续的速度起伏、高低的旋律,给人以音乐般美的享受。“形美以感目”,它通过高超的技法、技巧,特殊的材料工具(文字和笔墨纸),以各种富有变化的手法,写出有血有肉有筋有骨的外形,给人以眼目的享受。“意美以感心”,意是书者心灵的表现,是一个人才华、修为的外化。人品即书品”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。人品,修为高的人,书品也就不凡,意境也就深远而味美。所以人称书法是无色的绘画,给人以心灵的愉悦。这三者就构成了中国书法的完整艺术,缺其一就会成为憾事。书法有品不尽的美感

  三、从书法的本质说,有内美与外美两种(即形质与内涵)。内美,指高尚的修养和情操即思想和精神。外美,指形象(形式)技艺的表现。从内美和外美的关系来看,外美是直观的、可视的形象;内美是含蓄的、深沉的神韵,它是一种意象。文与艺,形与神,好似一对“双生子”,相辅相成,互为表里。从表现形式看外美是实的,属于笔墨技巧的范畴,内美是虚的,是气韵、神采,属于精神的范畴。所以,内外之美缺不可,只是层次上的区别而已。但不能重形轻神,当前有一种只重形式而忽视内涵的现象,如果书法缺失了作为文化支撑的内涵,那书法的生命力也就难以想象了。

  四、从书法的性质看,有静态美与动态美。从时间上来看,动态之美,主要是运动的过程之美(即一画之起、行、收的运行过程)。从空间上来看,静态之美,主要是个字的结果之美(即凝聚在空间的形体)。从各种书体看,行草书体是运动形态,篆、隶、楷是静态形式。但有的以动为主,有的以静为主,有的则兼而有之。如行书偏于楷则为行楷,近于草则为行草。但不论静态、动态,皆有美味。

  五、书法的功能表现,主要有线美、光美、力美、意美、势美。线美,这是书法审美的基础,历代书家论述很多。但是什么样的线条符合传统美的要求呢?这是一个很难用语言叙述清楚的问题,故人们常用类比手法做形象的说明。于是古人就以“屋漏痕”“印印泥”¨折钗股”“锥画沙”等等比喻。所谓¨屋漏痕”,是说笔线不刻意雕琢,有自然之妙;所谓“印印泥”是说笔线要沉着不浮,力透纸背之功;所谓“锥画沙”是说笔线要圆润浑厚,富于立体感;所谓“折钗股”是说笔线挺拔而不露圭角,遒劲而骨力内含。黄宾虹也提出类似的用笔四法,他说:用笔须平(锥画沙),须圆(折钗股),须留(屋漏痕),须重(高山坠石)。这些描述,既是笔线的审美准则,也是用笔的最高境界。

  光美,多指纸张和墨色,是形美的一种表现。现代书家用红、黄、绿、白、黑等多种颜色,或间色、或仿古、或制旧等手段以加强形式美。用浓、淡、干、湿、渴等墨色以提高书法的韵味和境界。

  力美与势美是书法美的重要表现,也是书法美的基础。历代书家都精于骨法用笔”,写出来的字都具有非凡的力度,沉着饱满,入木三分,笔力惊绝,说明其驾驭毛笔的能力很强。笔势,是指点画形体的动态与气势(即点画上下承接、左右掩映、随势而行的流贯态势),是书法美的一个重要内容。古人论书“以势为先”,它是表现字迹的生机、神韵和不同风格的基本技法。卫夫人的《笔阵图》就完全着眼于一个“势”字,没有势就没有书法的生机和神韵。笔力与笔势是互为因果,相辅相成的。有力就有势,故说笔力是笔势的基础。有势才有力,故笔力产生于笔势之中,两者互相配合,气韵、神采才能充分表现出来。意美,是书法美的内涵,是一个可感而不可视的境界。它的内涵主要包括神采、韵趣、情感与诗情等内在的精神境界。情感,德国心理学家里普斯认为,美是感情的外化,是一种写心活动。无形的“情”与有“象”的字融为一体,就是书法的意境。因而意境与情感是互不可分的,意境必须依赖于情,把它落实到点画、结构的布置等处理中,才能得以呈现。正如王羲之写《兰亭序》时,必须依靠作品的点线结构契合当时的情感起伏,来表现它的意境。正因王当时具有“惠风和畅”式的蕴藉清雅,“群贤毕至赋诗流觞”时的快乐心情,如此才能写出非凡的佳作。神采,是指书家的个性,精神风貌等,即书家个性美在作品中的表现。王僧虔在《笔意赞》中说,“书之妙道,神采为上,形质次之”,二者不可或缺。而神采既是比较笼统的,又是比较具体的。说笼统,是说神采是一种可感而不可具体言说的东西;说具体,是说作品中结构迭宕多姿,线条飞动欹侧等这种神采飞扬的形式,都与作者的主观精神分不开的。它又是可视可感的,因此,神采它是人的精神美与物质形式美的双重表现。

  韵趣,韵是指比较平和、内含、蕴藉的自然形象的一种格调。如东晋士大夫在艺术观念上的萧散、简淡、雅逸的尚韵风貌。而趣(指比较夸张,比较外观的种风姿)即趣味。那些板滞僵硬的字就无所谓韵趣。韵趣在书法中的表现是十分丰富的,一般是指书者的主观神韵与风貌在作品中的流露。诗情,“诗言志”,诗以抒情,以言志。诗的美决定了书法艺术的美,就是说书法美中的意境内容与诗的意境目标是一致的。如中国的三大行书,书法美诗文也美,都以诗文影响了书法,反之亦然。都有“象外之象”“韵外之致”的奇境,那种韵趣无疑都符合诗文的目的。换句话说,书法在创作时求诗文的意境与笔墨意境要相吻合,这是古代审美的要求。现在,似乎不大重视两者的关系了。只要书法艺术美,诗文内容好坏已无太大关系了,这方面的问题不少。

  六、从书法的技法看,有用笔、结体,章法之美。用笔之美主要有三,一是运动的速度(急缓);二是力度(起伏);三是形态(曲直)。笔毫在纸上的运动,不外就这三方面。运笔包含的内容,王羲之提出:“每书欲十迟五急,十曲五直,十藏五出,十起五伏,方可谓书,”为运笔提出了一个纲领,是结字遵循的形式。孙过庭把结体美总结为一句话,叫做“违而不犯,和而不同”,在对立中求统一,在统中求变化。只正不奇近于板,只奇不正近于怪。既对立又统一,才能产生“和谐”的美态。具体讲,要作到五点:一要平正(合度、适当、稳定),二要匀称(合适、整齐),三要参差(大小参差,错落有致),四要连贯(形连、意连),五要有动感(活泼、流畅)。而一味平正、匀称,犹如算子,就不是艺术。章法表现综合的艺术美,要求是多方面的,我觉得它的艺术效果,主要在于“联络”二字。即字与字,行与行上下承接,左右顾盼,一气连贯,形成一个有

  机的整体。其联络的主要方式是:

  1.血脉相联。在形体、字势上互相联络。

  2.虚实相生,古人常说“计白当黑”,有笔墨处为黑为实,无笔墨处为白为虚,实处显形,虚处显神,这里借一句话来形容,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,多可玩味。

  3.错落有致。大小参差,左右摇摆,欹侧迭宕,奇趣乃出。

  4.宾主相安。它涉及的内容与题款,首字与全篇,字内与字外,局部与整体等等,都要协调一致,给人以有气、有势、有力、有情和舒适美观的感觉。

  七、书法的风格,有阴柔之美与阳刚之美的区别。具有阴柔之美的书法,其特点是婉秀、清劲、华丽、沉厚、典雅、飘逸,赵体即属于此类。具有阳刚之美的书法,其特点是刚健、奇拨、放纵、雄浑、磅礴,颜体即属此类。也有两者融合而或主或次的,欧体以阳刚为主,王体行书二者兼而有之。

  八、中国传统的审美观念,主要表现为简约之美、气韵之美和中和之美。气韵与中和之美,前面已有简述。简约之美,主要表现为平易和简约。中国艺术往往以简约的形式说明复杂的事物。如戏台上一人象征千军万马,诗歌几句概括着深广的事物,书法一字能见其心,绘画上一条白带就是逼真的云层与江河哲理上一个“道”字就会由一而生万物等等,而美在其中矣。

  九、从审美的认识看,它是发展变化的,同时因地因人而异。

  1从书风的发展看,各代有各代的风尚。秦汉书法质朴自然,以后,晋“尚韵”唐“尚法”,宋“尚意”,元、明“尚势”,形成了不同的书风,也各有不同的神韵。

  2.从地域看,有北碑南帖之说。碑以雄强健美为主,帖以秀丽俊美为主,形成了南北不同的风格。

  3.从各代名家的审美情趣看,秦汉以前追求纯朴自然,二王以风韵为尚。父书灵活,儿书神骏。唐朝书家以颜、欧、柳为代表,从规矩、方整中探索美的风韵,创造了法度谨严、端庄、雄健、壮美的书体。宋人以苏、黄、米、蔡为代表强调客体意象之美和主观意境之美,把书法意趣推向了极致。四人虽具有自由、豪放、率性之意味,但却各有所偏重:米字偏于迭宕姿肆,沉着痛快之意趣。黄字偏于挺拔英俊,豪迈风流,长戈大戟之风味。苏字偏于浑厚欹侧,端庄流畅,刚健婀娜的意境。他说,点画不论工整与否,只要自己痛快、自由“点画信手烦推求”不受法度约束“我书意造本无法”,就行了。以后历代众说纷纭,就不向下枝蔓了。

  十、从“丑”中见美分析。美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,是活动的不是静止的,故往往出现不同的论述。有人说,“丑到极处就是美到极处”,即“丑到极处方显美”,从道家的理念看,似乎有些道理。“大音稀声”“大象无形”可以套用。我们从美学中的多向看,有顺向(美学)、逆向(丑学)之美,有重拙大雅之美与媚欹、熟、甜之别。从正面论说,“丑”是美在特定时代的一种表现方式,是一般美在新的条件下的升华。比如,佳肴很香,但吃多了就觉得吃点粗粮更香;有的“白眼”丑角表现“内美”,也可丑中见美;但从今天的实际情况看,好像走到了它的反面。“好像满眼四不像,红毛金唇斜眼框。破帽长鞋百衲衣,似男又像女。”美哉?怪哉!因此那些“斜戴帽,蜷裤衣,哭眼势”也被艺术界笑纳。当前,书法更是形式至上,有的字只要抢眼刺激,揪心就是好的,于是就有人在那些粗俗低劣的东西中寻刺激,把一些典雅的富有传统文化内涵的东西束之高阁。这是时代书风抑或急功近利的余意,尚待研究。历史终会淘出沙粒中的精品,让书法艺术更能符合人民的心愿和真善美的真谛。

  作者:王礼贤著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