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熟的四个境界:独立、和解、温柔和抛弃自尊

铁眼 2021年7月30日
评论
33 1924字阅读6分24秒

尼采说:许多人的所谓成熟,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,变得世故而实际了,那不是成熟。真正的成熟,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,真实自我的发现,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。

成熟的人,敢给冷漠以温柔,敢于独立不依赖,敢与自己和解,敢为生活抛弃自尊。

成熟的四个境界:独立、和解、温柔和抛弃自尊

敢给冷漠以温柔

真正的成长,是对这个世界越来越温柔。

小时候,因为磕掉了半颗门牙,让我很自卑。从来不敢对人笑,即便是笑也是抿嘴微笑。

我从来不主动跟人交朋友,生怕一不小心露出豁豁牙,让人嘲笑。主动离开人群,让我觉得大家对我很冷漠。

后来,妈妈带我去医院补了牙。补完牙,妈妈满面春风的说,帅气多了。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真的脱胎换骨了。

于是,在那个下午,我快乐地飞翔在同学们倾慕的眼光中,四处高谈阔论,跟大家聊得热火朝天,并且畅怀大笑,故意露出自己的牙齿。

临近放学,我忍不住暗自感慨:“因为不是豁豁牙,大家竟然都开始喜欢我了。”

就在这时,我的同桌忽然说:“哎,你补牙了呀?”话音落下,其他人才围过来发现了我的变化。

原来,吸引他们的并不是我有一口完整的牙,真正为我改变境遇的,是一颗由内而外地散发快乐的心。

《海伦·凯勒自传》有一句话:把脸一直向着阳光,这样就不会见到阴影。

当你开始对别人露齿而笑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会对你温柔以待。

成熟的四个境界:独立、和解、温柔和抛弃自尊

敢独立不依赖任何人

宫崎骏有一段话:“不要轻易去依赖一个人,他会成为你的习惯,当分别来临,你失去的不是某个人,而是你的精神支柱。”

郑凯的新电影《超越》中,作为师哥的郝超越是吴添翼的儿时短跑偶像。

正因为郝超越的存在,他能够克服注意力缺陷障碍症,并与郝超越肩并肩一起实现成长。

并且依赖师哥郝超越的关心和指导,在赛道上勇往无前,甚至冲击奥运冠军。

可当郝超越因年龄和伤病选择退役时,吴添翼彻底失去了精神支柱,再难以集中精力起跑。并且注意力缺陷障碍症发作严重,运动生涯即将结束。

电影结束时,郝超越为了吴添翼的运动生涯,又重新跑起来,可是,这世间,每个人都活得很累,没有人可以一直为你撑伞。

真正成熟的人,早就不动声色地活成了自己的屋檐,不会依赖任何人。

敢与自己和解

世界上有两种人,过的最纠结。

一种是为了讨好他人而改变自己的人;一种是不愿放过比自己优秀的人。

第一种人为了合群,可以委屈自己到没有底线。

喜欢独处,却害怕被孤立,只好陷入无意义的饭局,强颜欢笑。

决定学习,却担心被同学排挤,只好同流合污。

喜欢单身生活,却害怕被人嘲笑,就一次次相亲。

有句话说得好:“俄罗斯方块告诉我们,如果合群了,你就消失了。”

假装的合群,换不来真心,反而让自己筋疲力尽。

另外一种人,就是见不得别人好。

见到优秀的人总要踩一脚。

心理学中有一种效应,叫螃蟹效应:

当篓子里有一只螃蟹时,必须要盖上盖子,以防它爬出来。

但放入两只以上的螃蟹时,就不再需要盖盖子了。

因为,每当有螃蟹想要往外爬时,其他的螃蟹都会拖拽它,每只螃蟹互相踩爬,最终没有一只螃蟹能爬出来。

所谓,上等人帮人,下等人踩人。

这两种人在生活中是很典型的。如果是你,那么要学会与自己和解。

人生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慢慢学会和自己和解的时候,至少你还能拥有一二分快乐恬淡。

王尔德说:“一个人再富有,也无法赎回他的过去,我们能做的只是与自己的过去握手言和。

人,终其一生,总得学会自己成全自己。

敢为生活抛弃自尊

小时候,我老喜欢跟在父亲屁股后出去洗澡。有一次,走到墙角,父亲突然停住,拦住我,小声告诉我等一等再走。

随后,他透过墙缝看到村长和几个村干部醉醺醺的走远了,才继续走。

我心里对父亲的胆怯看不起。不就是几个村干部,干嘛要躲着走,人都是平等的。

后来,我知道父亲是因为我们家的公粮一直没有交。

那一刻,让我看到父亲一个多么骄傲的灵魂,在生活面前也能卑微到尘埃里。

自己的傲娇和无知,终于在经历世事后,才渐渐明白,要不是为了一家老小的温饱,谁又情愿弯下曾经挺直的腰?

《红楼梦》里的刘姥姥,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,却扮丑自嘲讨大户人家的欢心,觉得这个老婆子为了几口吃食,连脸面都不要了。

其实每个人都有为了生活抛弃自尊的时候。

儿子得急病的大哥,去医院因为堵车,可以抱着儿子跪在马路中间求让路。

凌晨1点,因为大雨,送餐晚了五分钟,被取消订单。外卖小哥在无人的大街哭泣。如此拼命,只是为了给白血病儿子攒钱治病。

《请回答1988》中有一句台词:

人真正变强大,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,而是为了爱的人抛开自尊心的时候。

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进来的地方。

当你的心敲碎自尊的外壳时,那一定是因为有爱的光,并且伴有成熟的声音。

成熟的四个境界:独立、和解、温柔和抛弃自尊

总结

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里,小女孩玛蒂尔达问里昂:生活是否永远艰辛?还是仅仅童年才如此?

里昂回答:总是如此。

一个人的成熟,都不是自愿的。那是艰辛在脸上刻下的伤痕。

喜欢请点个赞,让我们的生活因有颗小红心而happy会儿。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