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盘:由脚气意识到得大脑顽疾

铁眼 2021年4月26日
评论
1671 991字阅读3分18秒

26/04   星期一  晴


复盘:由脚气意识到得大脑顽疾今天是王易洋出生的第33天。从今天开始,我把写作的时间调整到了清晨。
昨天夜里归家基本到了11点。
刚打开门,桌上放着老太做好的饭菜,已经凉了,我没有吃。
妻从房间出来,温柔的跟我说,我给你接水洗脚吧?
妻对我好的时候,我总有点不好意思,会婉拒。但这次我没有,说了句好啊。随手开始带开电脑准备整理资料。
不一会妻打好了水,端到我脚跟前,并告诉我这是硫磺皂泡过的水。
我已经打开电脑,并没有在意她放在脚跟前的水。
随后,妻从橱柜里拿出一瓶碘伏,告诉我:听别人说,加碘伏洗脚可以去脚气,不知道管用不管用。
我心里一阵触动。停下手里的电脑,赶紧拖鞋,脱袜,将脚放进了水里,温暖流遍全身。
我疑惑的问妻,这法子管用吗?她一边往盆里加碘伏,一边轻声的说,哪谁知道呢,试试呗!
将脚放在水里以后,我继续开始摆弄电脑。
一会儿,妻又从橱柜里拿出一瓶东西,说我今天买了盐酸喷雾剂,每天晚上往鞋里喷几下,早上干了就可以杀菌了。
我又停下来了。内心从触动变成了感动。眼前的妻变得是那么可爱。


反思:
脚气为什么那么难治?
我认为脚气之所以难治,并不在于脚气本身。从个人卫生角度来说,脚气的根源是大脑的问题。周岭在认知觉醒里提到,大脑总喜欢做低耗能的事情,比如对于写一篇反思日记来说,收集整理知识资料来的更容易,所以我整理了50篇思维逻辑的知识笔记,却没有写一篇关于思维的文章。对于将书籍整理归类贴标签的工作来说,把图书室的桌椅摆整齐来说更容易,所以宁可出力把桌椅摆整齐,却不愿动脑来整理书架。
所以,更多的时候,我们只是在问题的浅层打转,而没有直面问题的实质。大脑对高耗能的思维工作有种天然的排斥,更愿意选择低耗能的享乐安逸工作。
脚气之所以难治,就是对于要处于长时间保持个人卫生这件事上,我选择了更安逸的做法,洗脚不认真,认为自己本身就是大汗脚,根本无法改变,用这种思维逻辑来应对。
脚气应该怎么治疗?
妻对我的好,让我突然停下来了一切,开始进行反思。妻的三步走战略,倒硫磺皂水是第一次提醒我,放碘伏是第二次提醒我,给我买盐酸喷雾剂是第三次提醒我,这三步让我对这件事从混沌状态达到了觉醒状态,内心的感动就是觉醒的标志。我知道这三步只能做到治标的效果,要想根治脚气,必须治本,而本就是认知觉醒后的反本能,走出生活的舒适区。这里要提到一本书,卫蓝的反本能。(因为时间关系,此篇反思日记未完,需要继续就此问题盘脑。)

 

 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