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娘,没有三观装纯给谁看?

铁眼 2017年4月3日
评论
71 1825字阅读6分5秒

姑娘,没有三观装纯给谁看?

01

我毕业刚上班的时候,进入了一家传媒公司。公司不大,但美女不少。

我工位对面隔断坐着一位绝对亮瞎眼的妹子小A。俊俏脸庞,乌黑的头发拉的笔直,透过隔断玻璃,我偷瞄她的时候,她还会莞尔一笑,弄得我小心脏扑通扑通的。

小A热情大方,是有求必应。跟你心里那女神一样一样的。

一星期以后,有一次,要开一个联欢会,公司要求我跟她一起布置会议室。

我们忙的不亦乐乎,中间休息的时候,听到小A给一同事打电话:“喂,把条幅送过来,另外带着烟。”

我心里一暖,A就是贴心女神啊,都知道我烟瘾犯了,还知道让送烟过来,感激涕零。

同事过来以后,递给她一根,嘭的一声点亮火机,她娴熟的猛抽一口,吐着烟雾。

不知咋的,我想到了《大圣归来》里女山妖变成妩媚店主婆,坐在桌上露出妖爪抠鼻屎吃的场景。

不过我迅速调整,别老土好不好,都啥年代了,女士抽烟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后来,我发现小A天天上班打瞌睡,有时候爬桌上能睡一上午,我就好奇的问她,你怎么那么多瞌睡啊?她揉着惺忪睡眼说别打搅我,昨晚网吧打游戏通宵,累的。

后来再问,她回答昨晚几个哥们喝酒通宵,太困,别打搅我。

三个月以后,小A有变化了,不抽烟,不喝酒,不玩游戏,每天电脑旁放面大镜子,快到下班的时候,搽粉,描眉,几分钟都让黑眼圈消失,收拾出来一个利落女神范,匆匆离开公司。那甜蜜的表情,一看都知道恋爱了。

好景不长,没多久,小A就又恢复了常态,抽烟,喝酒,打游戏,嘴里多了一句,那撕逼男又有新欢了。之后一年多里,小A处了几个对象,都无疾而终,直到我离开那家公司,小A感情都没有稳定下来,直呼这社会真叫人蛋疼。

俗语说女为悦己者容,为自己喜欢的人必要的修饰和装点,不过分。在这个男女逐渐趋于平等的社会,我不是男权的拥护者,喝酒,抽烟,耍游戏也不是只有男人可以干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三观,在获得感情的道路上,要么率性展露自我,让对方接受你的全部,要么纯的彻底,纯的自然。

02

结婚后没多久,妻的一个女同学小B来家里玩。打电话让我下班早点回,一块吃饭。

回到家敲门,打开后,一张麻子脸正对着我笑,吓我一跳。心想,上帝真会开玩笑,无聊拿毛笔乱点吗?把姑娘脸点成这样。小B看我愣住,收回笑容,红脸低头站那,看的出很自卑。

妻做了一桌子菜,我没吃几口,就回屋睡觉了(我发誓绝不是因为看着麻子脸吃不下的)。虽然没吃,但是感觉妻又贤惠,长的又好看。

晚上睡下,妻跟我说小B这次来要住一段时间,她要去做美容,把脸上麻子治好。

我极为赞同的说,得治,得治。

后来经过一段时间调理,分几次疗程做手术,每次看到小B脸肿的跟二师兄一样,我都吓的不敢回家,老借口单位有事,很晚回去,直接睡觉,避免跟小B打照面。

手术做完小B就回家了。

过了几个月,我早把这事给忘了,突然妻拿着微信朋友圈给我瞧,说:“看,小B去广州了,她发的动态。”

我一看,惊讶的说这不是范冰冰嘛,简直就是白富美!妻吃醋说现在是不是感觉比我好看多了。

又过了一段,妻拿着小B的微信动态,向我埋怨,你看人家,现在都开上宝马了,还在广州买房了呢。

我惊的眼镜都掉了,广州他妈的满地都是金子吗?顿时感觉得跳槽到北上广去闯闯。

没几天,妻把小B朋友圈屏蔽了,我问为啥,她悄悄告诉我小B在广州做小三被包养了。

突然很想念那个满脸麻子会害羞的小B。

命运都是公平的,有时候好运也会迟到。我们可以不漂亮,但总该让灵魂漂亮。即便逆天得到本应属于你的女神范,那又为何让灵魂行尸走肉呢?没有三观,伪装出来的纯情只能越走越偏。

03

前一段写了一个离婚感悟的文章,有位朋友问我,像他的情况是不是该离婚。

他告诉我,和老婆C是经媒人介绍的,媒人把C夸的一朵花,说勤快,贤惠,没脾气,好的很。

自己处过一段时间,感觉也可以,就领了证结了婚。

结完婚以后,感觉不对了。不仅酗酒,生活还很混乱,他感觉C婚前都是装的。

后来百般包容,在醉酒的状态下怀上了孩子。孩子一出世,C就变本加厉了,工资全部上交的情况下,C对孩子都很苛求,不舍得花钱,只顾自己快活,对男方父母也冷淡的很。

一下班回家,就吵架,C还动手又打又抓。闹到离婚地步,C也不愿要这孩子,认为是个累赘,准备婚后找个有钱的,过幸福生活了。

生活的路很长,我们不是为了准备高考,或者奋战雅思,尽力把自己装点得尽善尽美,过了那道坎,就可以万事大吉回归常态了。美好就是美好,普通就是普通,只有从根子上把三观扶正,让美从心底自然流出,才能寻找到真正的幸福。切记,爱情也好,生活也好,那不是一道坎,纯不需要装。

祝所有的姑娘找到幸福!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