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江曲水似鸩流(五)| 连载

2017年4月3日17:40:34文章评论86阅读模式

的确,我不敢把陈晓怎么样。

有时我在想,假若我未婚,对于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,我会不会勇往直前的去追。对于这样一个天骄集团的大千金,我会不会奉若瑰宝。

如果我顺利成为陈军的女婿,那么天骄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会不会是我的。幻想的魅力就在于许多不太现实的事情都能在脑海里翻滚一遍,让心脏狂跳几下。

最终回到现实,发现一切都又遥不可及。即便我真如愿,成为天骄掌门人,千把人的公司,我能顶的起吗?

每每到这一刻,面对陈晓的热情似火,我的命根子都会疲软。即便天时,地利,人和都对,我跟陈晓也走不到正确的生活轨道。

不过,今天的午夜,似乎天时地利占尽,这样一个大美妞坐在主驾驶上,醉醺醺的我完全可以为所欲为,我觉得上与不上,我完全可以做主。

车并没有开往陈晓的家——滨江的CBD。CBD是滨江一个新区,紧邻滨江老城区,横穿滨江大道,就能进入那个全滨江富人集聚的新区。

而陈晓驾车并没有横穿滨江大道。将车停在滨江大道路肩旁的假日酒店。

“陛下,你的皇宫到了。请下车吧!”

我睁开惺忪眼,问这是哪?

陈晓指着左侧的酒店牌子,说:“假日酒店啊,你今晚就住这。”

我侧身透过主驾旁的车玻璃去看酒店名,手臂正好压倒陈晓温热的胸脯上。能感受到那胸脯很有分量,心里一阵狂喜。为了将这一刻留住,我模糊的说:“什么破地方?”

陈晓没有说话,我却感到了那胸脯起了变化,一颗有力的心脏,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敲打着午夜的寂静。

我缩回身,透过暗淡的光影,看到陈晓低垂的脸庞轮廓。

过了一刻,陈晓嗔怒的说:“有地方住都不错啊,下车!”

办理完入住手续,陈晓搀着踉跄地我,上了房间。我一头扎进雪白的床单,四仰八叉的趴着。

陈晓褪去我的鞋和外套,想要解我衬衣扣子时,我一把将她拉躺倒床上。

酒精发酵的眩晕让我感觉天旋地转。我用手臂拦住陈晓的肩头,意识里却并不明确,下一步我要干什么。

陈晓并没有反抗,用手指在我眉毛上轻浮了几下,起身在我床头放了一杯水。拉门走了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懊恼,骂自己死猪,为什么那夜要喝酒,还要喝那么多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被手机铃声震醒,是陈晓。

“陛下,该上班了。我在楼下等你,快起床。”

我猛然坐起,摇摇疼痛的头,回想昨夜,只有几个简单的画面在脑子里清晰的呈现,就是连不到一起去。端起床头的凉白开,一饮而尽。

清晨的阳光正好,空气清新。陈晓穿了一身草绿的连衣套裙,在骄阳下对我发着痴笑。

看的我心花怒放,对她挑逗说:“昨晚上,你没把我怎么着吧?”

陈晓咯咯的笑,说:“我准备掀你的牌子,可以你不给机会啊。”

我打趣地说:“什么时候你成陛下了?臣妾随时为你候着。”后半句有点娘娘腔。

吃过早饭,到公司,上电梯的时候,碰到了姜胖子。电梯里姜胖子一本正经的跟我说:“李经理,上午着急你们采购部的人,我们开个会。”

我一边答应,一边心里犯嘀咕,你姜胖子日理万机,成天盯着采购部这点破事不放,诚心过不去,看来昨夜那陪酒妹活做的不够出色啊。

陈晓安排好会议,姜胖子进来,扫视下采购部这七八号人,跟检阅部队一样。坐定,就开始吹捧采购部工作做的如何出色,如何卖力,最后撩出了主题:“大家今天都谈谈,怎么样来保证我们原材料供应的质量问题,看看我们目前的流程中有没有疏漏?”

他妈的,我觉得姜胖子这是作死的节奏啊,昨天夜里恬不知耻的用摸奶的脏手跟我要了两个点,今天就来束口袋口,这不是自作孽不可活吗?

我曾让包子打探过姜胖子的底。在一个三流房地产公司开发过几个小楼盘,职业经理人。在业界并没有什么名气,不过有一点是相当了得,就是在三流房地产公司干老总的时候,把投资人给弄到局子了,而自己毫发无损,这一点让我十分佩服。

所以包子一直提醒我,提防着这个老狐狸。现在他来收自己的口袋,我想绝不是毫无目的。

他问过话后,会议室里安静的很,并没有人来应和,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我。我清了清嗓子,说:“姜总说的对,我们采购部是整个公司的先锋部队,如果我们这关有疏漏,势必影响整个公司的大局,所以必须要严格把关,优化流程,绝不能拖整个公司的后腿。至于如何保证这个供应问题,大家都可以谈论下,畅所欲言。”

赵三这尖嘴猴腮的家伙按捺不住急于表现的心情,首先发言了,说:“姜总,李经理,我有一点想法,不过还不成熟,说出来可以供大家讨论。采购部目前的工作,除了前期招标跟实际情况接触,后期整个流程都在网上进行,我们一直着眼于将网上的流程设计严谨,没有疏漏,可是实际情况就容易出现脱节。所以我们需要将网上流程跟实际联系跟紧密些。”

赵三一定是受高人指点了,不然一个操作电脑的内勤人员怎么会有这样的理论,这样的思维。我还在诧异赵三看问题的深刻的时候,我看到赵三对姜胖子投过去媚眼,分明是在暗示什么,姜胖子的老鼠眼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。只是说大家谈论下,看小赵的意见怎么样。

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开始哼哼唧唧。个别人开始表示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,投标方胜出后,接下来的工作缺少把控。还有人说投标方在正常供货时动手脚,我们很难觉察,违约责任很难处理等等。

最后赵三激情说出心里的话,他亢奋的说:“姜总,李经理,我们觉得工程现场应该设置我们采购部的人现场把关,防止供货出现问题才对。”

姜胖子笑笑,将脸转向我,问:“李经理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我回到:“这个方法挺好,是对采购部工作的有益补充,可以尝试。”

姜胖子满意的说:“好,既然大家都认可,那么今天的会议出个会议纪要,另外,你们采购部就推荐一个人出来,到现场任督导专员,下午把名字给我,我安排出任命书。李经理,那你们再合计合计,我还有个会。"

姜胖子离开后,会议室出奇的安静。我知道每个人的内心都涌动着不一样的潮动。采购部就八个人,除去几个已经成家的,没有心情往工地上驻扎,另外只有三个人比较合适,这三个人中,陈晓是不可能去的,小陈刚处个对象,小情侣每天腻歪的很,所以赵三是既有可能冲去的,毕竟到工地干督导,可是肥差。

我一发问,有谁愿去,其他人都低下头,只有赵三将渴望的目光投向我。然后站起,主动请缨,说:“头儿,我看几位都拖家带口的,只有我现在单身,最合适,不行我就献身就义吧。”

我心里骂了句杂碎。微笑着说:“如果大家没有异议,那就赵三了。陈助理,下午报给姜总。"

跟我预感的一样,姜胖子绝不是善类,通过今天的会议,我明显感觉到这是一个局,提前设好的局。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仰望着天花板,怎么都不明白这个局到底是什么呢?后来我想到了一点,难道是姜胖子对我不放心,安排个心腹到现场给他做眼。

想到赵三那种巴结姜胖子的眼神,我断定了这种猜想。

下午临近下班,我叫陈晓,到行政上把公司的钥匙留下,我要加班。

铁眼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4月3日17:40:34
  • 转载留链接:https://www.tysb.club/172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