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江曲水似鸩流(四)| 连载

铁眼 2017年4月3日
评论
70 2365字阅读7分53秒

文|铁眼

夜里十点,与包子告别,从静夜酒吧出来。

坐在我那辆破长城轿车里醒酒。面前这条文化大道一直往北过两个红绿灯就是包子的总部,融鑫大厦。再往北过了北环,就是徐寨那个贫民窟。穿过徐寨,交通路与文化大道相交的西北角,有个300亩的中档社区,阳光佳苑。

那是我在滨江的家。是我和梁馨结婚时,向银行贷款50万买的一个两居室。

现在那个两居室里,空无一人,我没有一点回家的动力。手上的伤口因为酒精,发涨。隐隐作痛。

车旁不断有摩登女郎经过。三三两两。透过车窗,靓影勾着我的寂寞。

我知道我是自由的。今夜我可以不回家。

我拨通了陈晓的电话。电话那头很乱,像是迪厅。陈晓疯着问:“陛下,有何吩咐?”

因为名字与唐高宗李治重音,陈晓总喜欢喊我陛下,貌似总想让我纳她为妃,这一点让我颇为开心。

“我要见姜总,能办到不能?”

电话那头安静下来,“现在吗?”

我肯定得回答:“现在。”

电话又顿了会,她说:“等会给你回过去。”

挂了电话后,我将座椅调平,躺下。我知道陈晓一定能办到。瑞祥水泥查出问题,既然姜胖子签了退货通知书,明显是要撕破脸,要将我斩首示众的。后来压着没报,刀下留人,这中间一定有原因。

思来想去,只有陈晓。所以陈晓对姜胖子一定牵得住。

电话响起,是陈晓。陈晓说:“半个小时后,在卡乐KTV包房302见。”

我收起座椅靠背,往卡乐开去。

走进卡乐,此起彼伏的摇滚乐镇着心脏,这家自助型KTV经营了还可以。经过自选区,饮料酒水干果摆的琳琅满目。各种罐装啤酒在货架上摆放整齐,高处是各种洋酒,还有女式鸡尾酒。我在洋酒区掂了一瓶人头马,径直往302走去。

推开门,看到陈晓和姜胖子都到了。陈晓正抱着话筒起劲的吼着林宥嘉的《你是我的眼》,姜胖子坐在沙发正中,一脸淫笑。桌上摆满了纯生罐啤。

见我进来,姜胖子拍拍身边沙发,挤着鼠眼,说:“李经理,来,坐!”

我将人头马往桌上一放,笑着说:“难得姜总赏光,今夜我们一醉方休。”

陈晓端起酒杯,插话说:“very good,来,干杯!”

姜胖子看下门外,一个路过的陪酒妹,衣着暴露。迟疑的说:“就咱三?”

我心领神会,说:“干起这杯酒,想啥啥都有!”

姜胖子哈哈大笑,一饮而尽。

我跟陈晓摆下头,陈晓出去,一会进来一排穿黑旗袍美女,高挑身材,前凸后翘,皮肤白皙,妖艳动人。

姜胖子不愧是江湖老手,客气的说:“李志,这叫哥怎么说你,你先挑个妹妹陪你喝两杯吧。”

我刚要说话,看到姜胖子那鼠眼瞪的跟牛眼一样,逐个打量,恨不得面前姑娘都扒了衣服给他看。

“姜总日理万机,得有人照顾下起居才好。”

“第三个,来来!”姜胖子满意的舔舔嘴唇。然后转向我,“你说的啥?”

我无语的说:“没啥,高兴都好!”

“我知道兄弟的意思,你的事就是你哥我的事,坏不了。”

转头就把那妹子抱怀里,腻歪开了。

我看了一眼在摆弄歌曲的陈晓,真想把她抱怀里。陈晓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:“志哥还不好意思吗?我帮你挑个?”

随手拉了一个看起来有点腼腆的姑娘按在我身边,说:“这是我们头儿,你可陪好了。”

剩下的姑娘撤出去。我没有从陈晓的表情上读出任何信息,这让我多少有点不爽。一个女人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推进别人怀抱,那肯定是一种挺得的折磨。如果没有任何情绪,应该就不存在喜欢,那么说,陈晓对于我,只是单纯的上下级,现在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。

陈晓充当公主,点歌,倒酒。姜胖子下作样暴露无遗。非要跟姑娘执骰子玩真心话大冒险,他输了就喝酒,他赢了就随便摸。变态狂一样的把姑娘饱满的胸脯捏的变形,让姑娘乱叫。

酒过三巡,我敬姜胖子酒,说:“姜总,在公司我资历浅,有什么不周还请姜总提点。”

姜胖子借着酒劲,一手握着妹子酥胸,一手端着酒杯,说:“咱兄弟啥事都好说。”然后爬我耳朵上低语:“瑞祥的事,不就是个点嘛!点到为止!”

好个点到为止。看来姜胖子了如指掌啊,这句话让我汗毛倒竖,我的底这个死胖子清楚的很啊。

我拉着姜胖子手,把他的食指按进手掌,轻声说:“这个点可好?”

姜胖子呵了一声,喘出的粗气让我耳根发痒。他反拉住我的食指和中指,用力顿了顿,说:“哥儿俩好嘛!”

看着姜胖子那肥脸,我想用手掌用力的甩两下。不自觉的将手掌甩到自己脸上,揉了揉。端起酒杯,说:“来,干!姜总。”

姜胖子看我没有肯定的意思,说:“兄弟,你的材料,都在我电脑上,一个按键,都不知道会跑到哪去,掂量下吧,来,哥儿俩好!干。”

“没问题,哥儿俩好,就哥儿俩好!瑞祥什么时候进场?”

姜胖子装的迷惑的样子说:“瑞祥啥时候退过场,进场退场不都是你一句话嘛!”说完,笑得花枝乱颤。在怀里姑娘白皙脸蛋上啃了一口。

“好,就照姜总的意思办。”

我倒满一杯人头马,一饮而尽。苦涩中带着酸味。洋酒喝着就是过瘾。这姜胖子就是一头狼,一头无耻的狼。临结束的时候,非要带姑娘走。姑娘不愿去,他就加价最后提到了1000,最后姑娘才跟他出去过夜。当然帐都有我来结。

走时又在洋酒区挑了一瓶XO,腆着肚皮走了。

我送陈晓回家。喝了不少酒,陈晓担心我开车出问题,她就开车往她家的方向走。路上她问我跟姜胖子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?

我头疼的厉害。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提问。但看的出她有不悦。我问她:“你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跟姜胖子的事,还是因为KTV我叫了小姐?”

陈晓笑了下,“我还不知道你们男人,一会都离不开女人。回家之前先把身上的香水味去去,别让嫂子闻见。“

“她不在家!”我故意的将声音提高。

陈晓听到这句话,下意识的看看我,然后说:“那你不是自由了,可以为所欲为了?”

为所欲为这句话像是在提醒我一样,我说:“为所欲为,那要看是谁了。我可是好男人,从来不会乱来。”

陈晓笑得比什么时候都高兴,说:“就你,一双桃花眼,一看都不是什么好货色!”

“是吗?那你在这深夜,和一个坏蛋在一起,不怕吗?”

陈晓脸颊泛起红晕,显得很好看。说:“死鬼,我不信你敢把我怎么样?”


欢迎关注公众号:铁眼随笔(tieyanowl)。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