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铁眼 2020年11月23日
评论
229 2850字阅读9分30秒

很多书法学习者在学习的路途中,会不断遇到各种瓶颈。而其中之一就是,当临帖临到一定水平后,却发现很难摆脱帖对自己的影响,特别是在书法创作中,要么困于古人,成为古帖集字的工具,要么不知如何下笔,随意挥洒,将多年临帖成果毁于一旦。

遇到如此问题,该如何突破,成为书法大家,信手毁毫而不被内行人所耻笑呢?

书法创作锦囊之第一辑:阴阳方圆

(一)阴阳调和得当。

阴与阳是道的范畴,自然万事万物无不体现这阴与阳的调和。而在书法上。“阴阳”是在用笔、用墨、结构、章法、风格、气韵等诸多方面均有体现。所以,应当确立书法创作的总前提,就是阴阳平衡。

阴阳虽然抽象,体现在书法上,即是黑色落墨处为阴,空白无字处为阳;浓墨重笔为阴,浅淡轻笔为阳;大为阴,小为阳。一篇书法作品应当包含各种阴阳的平衡。

事实上每位书法家都在自觉、不自觉地按照“阴阳互补”的原理在笔墨线条粗细、浓淡、轻重、枯湿等多方面加以调节。书法家用自己的笔墨“调和阴阳”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二)方圆灵活运用

方与圆是自然界最常见的几何图形,这是自然之美、和谐之美,在书法创作中,将方与圆有机结合,就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在字体、字形和笔法上都有方圆之分。方笔在起笔和折弯处呈棱直状态,显俊俏挺拔形态。如欧体字多数成方笔。圆笔即笔画起笔处和运笔中呈圆形。如篆书、汉隶的《石门颂》等可谓典范。圆笔给人以锋芒含蓄、圆满多姿之感。

方笔和圆笔各有神采,书写时可根据表情达意的目的灵活运用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三)大小参差变化

书法一直有两个书写系统,一是大字系统,如榜书,又称署书、题署、擘窠书;一是小字系统,如书札、尺牍、诗笺等。现代书法受展览影响,过分强调视觉效果,大字书写得到长足发展,而小字书写则因手札文化的弱化而关注较少。

大与小,一方面指大字与小字的关系,另一方面也指一幅作品中字与字、行与行的关系问题。篆书、隶书、楷书创作会要求一篇中字体匀称,但行草书创作则强调变化,通过大小、肥瘦、浓淡等因素来调整,又要有意拉开大小的反差,造成错落有致的效果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四)古今融汇出新

中国的书画艺术,都是以古为根基,由此散发,开枝散叶。在此有两种方向供深究。一种以某一位古人为师,继承发扬,推陈出新。一种以众古人为师,博采众长,融汇贯通。

如吴昌硕以一专之,他的成功之处是对《石鼓文》的勤加研究,然后独辟蹊径。《石鼓文》是他创新的源泉,他之所以能够成为开宗立派的一代大师,就在于能够借古开今。

现代草圣林散之学书之路由唐入魏,由魏入汉,转而入唐、宋、元,降而明、清,皆所摹习。于汉师《礼器》《张迁》《孔宙》《衡方》《乙瑛》《曹全》;于魏师《张猛龙》《贾使君》《爨龙颜》《爨宝子》《嵩高灵庙》《张黑女》《崔敬邕》;于晋学《阁帖》;于唐学颜平原、柳诚悬、杨少师、李北海,而于北海,学之最久。于宋之米氏、元之赵氏、明之王觉斯、董思白诸公,皆力学之。看出他在取法古人上面是兼容并包的,无论碑帖,无论何家,都各取其所长。

当然,这里存在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,向古人学习的是什么?笔法,结构,章法是基本技术方面的学习,阴阳、方圆、大小是神韵创作方面的学习,人品、气度、魅力是精神实质的学习。这可以是学书的三个层次,我们在后面可以继续探讨。这里只是创作方法上的探讨。

学习古人,需要长时间积累消化,并出于古人。学习今人,多会短期奏效,但很难自成一体。所以,在创作活动中,尽可能向古人看齐,在古帖古碑中汲取营养。只有如此,才能走向书法神坛,作品才能经久不衰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五)黑白分间,计白当黑

书法就是黑白的艺术。字画创作疏白处可以走马,密紧处不使透风,常计白以当黑,才能出现妙趣。

计白,就是要计算考虑白的存在。在安排点画和布置字距、行距的时候,分行布白要使字的上下左右间架结构相互影响,相互关联,互相照应,以达到整幅作品分布均衡稳称。用黑色线条框圈白色块,形成匀称奇厥的形态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六)圆阙相衬托

圆中有阙是书法的一种美。太过圆满的东西会让人产生太过的腻感。在书法表现中,阙是一种残缺美。正如米开朗基罗的维纳斯,故意去其双臂,显出一种残缺的遗憾美。篆刻家刻章有意将“边”破一下,为的就是表现一种残缺美。有的书家写篆隶时,并不将笔画写得很圆润,起收笔顺其自然露点锋、留点用笔的痕迹,竟会产生特别灵动的效果。太过圆整,有时会让人怀疑刻意为之,如同美术字。一些书法家在创作时有意“出血”,破一破,将笔画冲出宣纸之外。这些都是在追求圆中的阙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七)纵横四方取势

纵与横是字体书写的两个方向。不同书体,对纵与横有不同的要求与取舍。如隶书取横势,篆书取纵势。楷书结体方正,根据书法家爱好不同而表现出或长或扁的形态,草书普遍偏长形,但也有扁状的。不管纵横如何,有骨力,有气韵,则自然美观。

在书法创作上,通过字体纵与横的变化,可以呈现出不同的风貌。是值得深度挖掘的方法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(八)曲中见直直中见曲。

大自然中太多事物暗含曲中有直,直中有曲的现象。书法更是曲中有直直中有曲的艺术。曲与直不仅指字中笔画,也指汉字结体,更指书法章法。

篆、隶、楷不必说,行距、字距排列布局严整有致,曲直有度。草书布局,看似“曲”,甚至“乱”,其实整体还是“直”的,形曲而骨直,形曲而势直。一句话,曲折错落,有序有度。否则,杂乱无章,形势全无,便没有美感了。

书法创作的八条锦囊妙计

结语

万事都有各自内部的规律,只有透彻的了解规律,才能成功。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书:斯舜威的《书法矛盾之美》。本文便是根据这本书的基本框架和理论来阐述的。

这本书是作家、书法家斯舜威通过个人书法实践,总结提炼出的五十多种书法创作或者书法欣赏的方法技巧,归类为六辑。这六辑利用辩证法思想由底到高的对书法内涵进行了透彻的解析,从古至今所有书法经典无不遵循书中技巧。而当你在书法创作时,挑出几种作为创作思路,必将使你的书法作品璀璨发光。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