妻子出走,我醉倒在门外

铁眼 2017年4月3日
评论
118 2171字阅读7分14秒

文/铁眼

1

夜里九点钟,出租车停在正弘小区门口。黑暗的车箱,计价器显示猩红的数字60,照的我脸绯红。

我翻遍钱包,加上从裤兜抠出的一个钢蹦,总共56块。醉眼迷离,瞅着主驾驶上的的姐,她纹过的尖细眉毛揪到一起,薄嘴唇耷拉到下巴,正要发声,我突然扭过头爬在车门上作呕。然后听到她急促的说:就这,就这,赶紧下车。

跳下车,寒风撕扯我的脸,让我清醒不少。这是我连着第五天醉熏熏的归来。

我不能这个样子回家。因为醉酒,妻子梁馨已经忍无可忍,昨天夜里已经下过最后通牒,再酗酒就离家出走,永远离开我这酒鬼。我当时拿生命赌咒,再不喝酒。

而今天,上司姜胖子陪客户喝酒,让我跟着,充当司机送他回家。饭局没开始,他就接到电话,孩子高烧得马上回家,让我顶上,搞定客户,临走还带上了我那串钥匙,开走了我的车。

这变故让我破了赌咒,花光了身上所有的百元大钞,还被当成赖账的醉鬼,最主要的是梁馨一定会跟我大闹一场,真够窝火的。

2

九点钟的正弘小区商业街只有几个小超市,亮着光。

我踉跄着走到阳光超市,跟相熟的老板赊了两瓶农夫山泉。猛灌一瓶,将另外一瓶打开,平放在外边台阶缘上,用流出的甘泉洗了一把脸,去去身上的酒气。顺手从货架上拿下一只毛绒兔子,兔子眼睛晶莹剔透,黑色瞳孔泛着光晕,显得楚楚可怜。揣进怀里,理了理湿漉的发梢,勉强撑着眩晕的头向21号楼走去。

32楼电梯门打开时,墙角蓝皮垃圾桶泛着恶臭,让胃里酒翻腾起来,躲过垃圾桶,在走廊上喉头一紧,浑浊的粘稠物从口里一泻而出,喷溅到洁白的墙上,裤腿上,腥味扑鼻。我躬着腰,双手按着膝盖,身子随着胃的蠕动抽搐着。这一切正好被拉门而出的梁馨撞上,脸前这坨污秽撕碎了前面所有的伪装,爱干净的梁馨一定恼透了。

我抬起头,鼻涕满脸,泪水糊住双眼,梁馨模糊的影子在我面前晃悠。我傻笑着,举起手里的兔子,正好碰到梁馨递过纸巾的手。

梁馨没有接,整个走廊出奇的安静,声控灯灭下,将我的狼狈和丑陋隐藏起来。突然,从她嘴里蹦出三个字:离婚吧!声音很轻,却将声控灯惊亮了。她消失在电梯里。

3

我靠着墙,脚踩着污秽缓缓滑坐在墙根。

我将毛绒兔狠狠的摔进垃圾桶。我恨胃里的酒,恨姜胖子临阵脱逃,恨这混乱不堪的生活。挣扎着想要站起,手按到粘稠的污秽,温温热热,缩回手感触到整个裤腿肮脏冰凉,恼怒的破口吼道:离就离!不知道是委屈,还是愤怒,只是觉察到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声控灯第三次亮起时,我站起了,想开门进去喝水。到门口才意识到钥匙被姜胖子带着车钥匙一块拿走了,我邪恶的问候了他娘。门框上贴着开锁公司惹眼的广告,手塞进裤兜找手机,又停住了,无名火促使我狠踹了下门,没钱开什么门。

不行,我必须进去。我要让梁馨知道,没有她我一样可以过的很好。这世界谁离开谁,都能过。

找遍整个楼道,从垃圾桶里翻出一根锈迹斑斑的硬铁丝,两米多长。这一定是谁家晾衣服用剩下的,现在成了我的宝贝。抠开门上的猫眼,将铁丝弯成Z字型,从猫眼探进去,搭在里面把手上,像专业开锁工一样,找到位置,用力扭。糟糕,铁丝太软,力度不行。

我得找到硬铁棍才行。

4

跟小手指一样粗细的硬铁棍在我脑子里不断闪现。这一刻找到这样一根工具是多么重要。找它比找梁馨更让我有动力。

我又来到了商业街,阳光超市已经关门。10点多的街道人烟稀少,冬末的夜晚,寒风刺骨。呕吐过后,酒劲消去,直觉恢复了灵敏,感受到分明的冷意,梁馨这蠢货,一定在哪受冻呢,我才不管,说离婚就离婚,死到外边才好。

狭长的商业街上没有路灯,显得漆黑。只有两排门面房的门檐下偶尔会有些亮光。我顺着亮光往前走着,远处看到有两个像我一样的醉鬼,相互拦住,跌跌撞撞的走过来,依稀听到他们猥琐的声音,讨论刚过去那妞儿屁股滚圆,是不是追上约一炮,还发出淫荡的笑声。

他们说的不会是梁馨。梁馨在这漆黑的夜晚会去哪呢?我有点担心那是梁馨。我紧往前赶了两步,突然看到前面一个打烊的店门旁,挂了一根我中意的铁棍,小手指一般粗,两米长,用它弯成Z型,我一下能打开家门。看得出那是店主用来拉下圈拉门用的,现在就在门边挂着。我兴奋起来。

令人不爽的是,不远的一家店还开着门,店主就在门前点货,我冒失的拿走那根工具,他势必会看到我。还不能动手,我得等他进去。

我躲在暗处,瞄着。时间好慢啊,那讨厌的店主一会进进出出,一会在店门口站着不动,我感觉他好像看到我了。不,不会看到我,我在立柱后面,没有灯光,他一定不会注意到我。

周围死一般的沉寂,高高低低的建筑物漆黑的恐怖。从那店里射出的光芒刺眼,让我感到不适。不就一根铁棍吗?我就是拿走又怕什么呢?我就径直走过去,旁若无人的拿起就走,不会有人觉察到。我怕什么呢?我试图说服自己,寒冷的天让我直哆嗦。再等五分钟,再等五分钟我就过去。

过了十分钟,我看那店主进店里没有出来,我压着心跳,向那根满意的铁棍走去,走到门口,准备向铁棍靠过去,注意到头顶斜上方,一圈猩红的小灯,围着一只冷峻的探头,直视着我,让我打了一个寒颤,顺势调转方向离开了那里。

5

我放弃了。自己像个惊弓之鸟,被抛弃在冷漠的天空,孤独,恐惧,慌乱。我想梁馨,我想自己的老婆。

回到32楼,爬在那扇难以打开的门上,掏出手机,打开短信页面,键出一句话:“老婆,对不起!我错了,你回来好吗?”点发送。

闭上眼,感受着心里的宁静。

五秒钟后,我听到屋里短信叮铃铃的声响。


欢迎关注公众号:铁眼随笔(tieyanowl)。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