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江曲水似鸩流(二)| 连载

铁眼 2017年4月3日
评论
126 3354字阅读11分10秒

文|铁眼

从融鑫大厦出来,心里烦躁。天骄华庭是公司的高端项目,董事长陈军不止一次信誓旦旦的宣言,要将天骄华庭打造成进军房地产市场的招牌项目。军人出身的陈军,办事雷厉风行,他一定会格外关注这个项目的进展。前任负责这项目的总经理是个蔫了吧唧的老头子,干了半年,愣是没有让天骄华庭的别墅群冲出地平线。试用期还没到,陈军就让他卷铺盖走人了。

项目招标之初,一身水泥味的包大标拉着我到曲河河畔,指着邙山脚下那块600亩的荒地,意气风发的说志子你看到了啥?我说鸟屎,成群的飞鸟在荒草顶掠过。他兴奋的说三年后这里将是成排的别墅!50万吨的水泥将会堆积到这里,把它变成天上人间。50万吨,你知道什么概念吗?是瑞祥N年的总产值,如果拿下这项目,你知道你梁子身价会值多少?他向我伸出五个指头,我说五十万,他摇摇头,说五百万。我惊得张大嘴,看着这金子般的荒草地,我想起我买双色球中五百万以后的日子。

陈晓打过来电话,要我速回公司。语气很急促,貌似出大事了。我开上长城C30往公司回。陈晓是我的助理,也是包子所说的尚方宝剑。她是董事长陈军的千金。从国外攻读MBA学完归来,到公司基层来实习学经验。这妞皮肤白净,胸脯高耸,屁股滚圆,浑身性感,眉宇间透着关之琳的气息。也许是在国外待的时间久了,性格很是豪爽,也放的开。刚到采购部时,几个男同事激动的,每天屁颠屁颠的围着她转,都是一副为了佳人献童身的样子。

我知道陈晓对我有那么点意思。刚来公司的时候,陈晓是要去业务部。报道第一天,我去总经理办公室谈招标的事,敲门进去看到陈晓和前任总经理坐在沙发上聊天,老总介绍说这是新来的业务部经理助理陈晓,然后指着我跟陈晓说这是采购部经理李志。我被眼前这尤物吸引了,看到陈晓那火辣的眼神,似有挑逗意味,好像看我是一块巧克力夹心蛋糕。我礼貌的伸手问候,陈晓缓缓站起靠近我,伸手将我开着的裤裆前门拉链拉上,搞得我尬尴的脸上火辣辣的。小心脏一蹦一蹦的,出来后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后来陈晓到了我的门下做助理。包子曾跟我说男人的春天都是从桃花运开始的,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。陈晓这样公然的从业务部跳到采购部,其威力不亚于向世人宣告她对我李志有意思。我有种平步青云的快感,这快感促使我好几次想上了陈晓。

进入公司刚坐在经理椅上,陈晓推门而入。双手藏在背后,俏皮的说猜我拿的什么?陈晓双手背后,两肩后张,致使一对乳峰高挺,紧身衬衣第三颗扣子紧绷着,透过缝隙能看到红色乳罩。我脱口说乳罩。陈晓愣了下,两颊绯红,嗔怒的说死鬼,老不正经。说着递过来一个丝带捆扎好的礼物。我问是什么?陈晓故作严肃的说你不许贪心,这是给小宝贝准备的。我心里一热,一股暖流从心口涌到大脑,真想亲下眼前这美女助理。我准备拆开看看什么礼物,被陈晓拦下,说给宝贝的,到家拆。

放下礼物,我收住肆意泛滥的感动,正经的问打电话那么急,什么事?她说姜胖子趁你请假这段时间整了不少事,听说他收到一封匿名信,诬告采购部项目招标流程暗箱操作,那死胖子好像暗中在调查。他把采购部人员逐个找去谈话,还问我对你的看法。

正说着,桌上电话响起,我拿起听筒,听到姜胖子尖细的声音:"李经理,你来下。"

我起身准备去领教下姜胖子,陈晓突然拉住我手臂,似有深意的说没事。我拍拍她肩膀,笑着说工作去吧!

姜胖子客气的说李经理,听说你喜得千金,恭喜啊!我看着他那二师兄一样的肚皮,感觉跟泰山压顶一样不舒服。离他远远的站着,以求视觉上的平衡。客气的说姜总,你刚到任,我就因为家里事请假,耽误不少工作,让你费心了。姜胖子起身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,说李老弟,哪里话,来,喝茶。地道的初春毛尖在热水冲刷下瞬间碧绿清香。

姜胖子突然冷下脸,事大的说,天骄华庭项目有很多问题,原料采购方面混乱的很,你作为负责人责任重大,我想听听瑞祥水泥是怎么回事?这敲山震虎的语气顿时让空气凝滞。我含糊的回道今天刚上班,也听说有点问题,还没有详细了解。

姜胖子似有把话挑明的意思,怒道,瑞祥一个三线小品牌,用一线品牌价格入场,质检质量并不合格,这要捅到集团总部,肯定是要追责的。老弟胆子够大!

说到这,我悬着的心落地了。要是姜胖子想赶尽杀绝,直接向集团打个报告,就项目用次等水泥一项就够我喝一壶了,还在这废什么话。我接过话,姜总批评的是,我工作不严谨,疏于调查,必须深刻检讨。

姜胖子话锋一转,咧嘴安慰说当然了,李经理刚添千金,到处用钱的地方,可以理解。但是违法乱纪的事,是坚决不能干。然后搬出充满正能量的诸多人物开化我,甚至说出文天祥不食嗟来之食的高尚气概,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,好像我只有以泪洗面,痛改前非才算结束。最后姜胖子说陈晓对你不错,不过你都是有孩子的人了,在公司要注意影响!

这个世界充满正义与邪恶,高尚与低俗,欲望与肮脏,就像天骄华庭项目旁静静流淌的曲河水一样,平静表面下暗流涌动,泥沙混杂,谁又辨得清,分的明!姜震这40多岁的男人,肥硕的肚皮里绝不仅仅是臃肿的肠肺心肝,进入天骄,这盘棋才刚刚开始,他清晰的知道所有棋子的分量和用途。

下午,姜胖子召开全体会议。会上强调说近期收到匿名举报说采购招标流程暗箱操作等问题,经多个部门联合调查,一切手续符合招标规定,不存在违规行为,鉴于瑞祥水泥供货质量问题,由采购部做好整改工作,一切按合同办事。要求大家要统一思想,提高认识,心往一块使,扭成一股绳,将天骄华庭项目保质保量造成。看着下面齐刷刷热烈的掌声,我在心里对着姜胖子狠狠的骂了句:操你妈!

下班后,我赶回家想马上看到我那漂亮的小公主。孩子出生后,我和梁馨商量了很久给她取名字。因为梁馨很希望王菲的歌,所以给自己的宝贝取名叫李菲,小名唤作菲菲。梁馨很喜欢这个孩子,就像喜欢我一样。

梁馨是我的妻子,也是我的一个学妹。她大学毕业后留校在滨州大学教心理学。对于一名大学女教师,多数人的认知经验,会定义为知性,脱俗。曾几何时,我也这样认为。

大二那年,我和包子在滨江大学搞了一个书画社团,我任社长。成立社团的初衷有两个,一个是弘扬中国书法和绘画艺术,传承经典,延续国粹香火。这个初衷让包子激动了很久,因为他怂,没人带他玩,听说我这远大理想后,死活要跟我干,虽然毛笔都不会拿。包子最大的好处在于不缺钱,社团的经费都他出,直到今天,我都感觉在那个苦逼年代,我们结下了恩格斯与马克思一样的深厚友谊。第二个初衷比较实际,就是从大一招新时,看能不能把到妹,这个传承子孙的大事,让我们兴奋的出了很多招数,尽可能多的招到社员。当时包子花了500大洋,印刷了一批海报,海报正中挂着我闷骚的靓照,旁边配上大字:书画名流李志欢迎您!

梁馨是众多报名者中的一员。第一次组织开会,我在讲台上大侃书法史,下面昏睡一大片,只有两个姑娘坐直腰板,火辣的目光注视着我,要把我吃掉一样。一个是梁馨,另外一个我认为是我的女神,只是后来这女神被大三一阔少捷足先登,按在宿舍楼后边的小树林给泡了,我追问这女神为什么不选我,她很实在的说,她是需要宝马车接驾的人。为此我吹了一瓶二锅头,把胆水儿溅了包子一身。心灰意冷后,我们的书画社团也无疾而终。包子因为这事没有少埋汰我,说我为了爱情出卖事业,妓都不如。

不过搞社团唯一有点收获,就是被梁馨看上了。那时候梁馨留着剪发头,打扮土的掉渣,我这自封滨江第一帅的才子怎么可能看上她。自从吹过二锅头以后,意志消沉,梁馨总是电话联络我,询问欧体与颜体的区别,还拿出自己练习的毛笔字让给指导,总是买点小零食来犒赏我,时间久了,感觉这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姑娘也挺可爱的。

回到家,梁馨看起来不高兴。老太太在里屋抱着孩子哄着睡觉。梁馨悄悄的给跟我说,你得说说你妈,别老是孩子一哭就抱起来哄,那样养成习惯就整天得抱了。自从医院生完孩回来,丈母娘就回老家了,就老太太一个人在这伺候,也挺辛苦。听梁馨这牢骚,觉得没道理,我就辩解她也是心疼孩子,抱就抱呗。梁馨更加不悦,坐在沙发上阴着脸不说话。

想让梁馨转移下情绪,我拿出陈晓的礼物,放在她面前,神秘的说老婆,送给小菲菲的礼物。梁馨露出笑容问是什么?说着就拆开包装。梁馨拉出一只黑白相间的电动玩具狗,一张硬卡片落到地上,上面有一行字。梁馨捡起读到:祝小心肝生日快乐!——陈晓。

“陈晓是谁?”梁馨怒目圆睁,将玩具狗扔在沙发上。

欢迎关注公众号:铁眼随笔(tieyanowl)。

你是否考虑与其他人一起获得铁眼书吧新闻资讯。这是我一周中有趣的发现,通常涉及心理学,技术,健康,哲学以及其他引起我兴趣的书籍内容。当然还包括我的新文章和笔记。

发表评论